思凡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歌里的故事: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文艺青年之家:

来源:文艺青年之家 

原文:http://wenyizj.lingd.cc/article-6424800-1.html




      这首歌刚出来时曾一度被禁,后来传言有人听这个歌听到自杀了,当然这这首歌最引人瞩目的不是这个传言也不是几度得奖的新闻而是其背后的感人故事。

     《烟花易冷》里的故事出处源于《洛阳伽蓝记》。《洛阳伽蓝记》与《水经注》、《齐名要术》合称北魏百年来三大奇书。《洛阳伽蓝记》是一部集佛教典故、文学笔触、与朝代历史,以及地理人文于一身的千古名著。


      公元493年,魏孝文帝拓跋宏迁都洛阳。频繁南下攻齐(479年,宋中领军将军萧道成代宋建立齐朝),至此,北魏、南齐进行了长达23年的战争……

    而《烟花易冷》的故事,正源于那一个战火纷飞的时期。 

   

       僧人在寺里敲着木鱼诵经,天下起了雨,僧人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烟雨、思绪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宋文帝时期,一守城将军奉命驻守洛阳城,其间邂逅当地一名女子,一见如故,很快便私订终身。此时北魏来犯,将军奉命出征,临别时拉住女子的手:“等我打胜了后,一定回来迎娶你……”

       两人依依昔别,女子站在城门口,看着将军坐在马鞍之上,头也不回地离去……

  将军此征一去便是数月,其间刘宋节节败退,宋文帝一气之下连斩二将,北魏全线出击,强渡黄河,宋文帝不听朝臣进言,发动强攻,不敌之下,洛阳失守。宋文帝撤回北魏,而重伤的将军则流落于伽蓝寺中。 待将军伤复之后,本想回朝,无奈此时刘宋大势已去,回去只有死路一条。死,将军从未怕过,但想着曾经的誓言,加上对宋文帝乱杀良将之举已至心寒,无奈之下,委身于伽蓝寺为僧,希望有朝一日平昔战火,再回到她的身边。

    他们惜别的城门,有一位女子经常坐在一块石板上等着心爱的人回来。每每遇到前方归来的人,女子便问有没有见过将军,但始终没有将军得胜归来的消息。


      女子从未放弃过,仍然日复一日地等着。又过数十年,最后女子苦守将领不遇后,落发为尼。这个故事,一传十,十传百,终于传到了在伽蓝寺出家的将军耳里。




      但将军不能回去,此时北魏已迁都洛阳,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南北朝战争还在继续,他必须活下去,等到战争结束那一天……

    不知道多少年,战争终于结束了。   将军走出伽蓝寺,第一次回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地方。

.......

  一身平民打扮的他,来到残破的早已斑驳不堪的城门前,他走到他们分别的地方,在那棵早已枯掉的大树旁边,摸着那块她天天等待他归来时坐的石板…… 


       城郊传来优雅的牧笛声,路过的人告诉将军,这里曾有一个女人一直等着她心爱的人归来……

  重新踏足熟悉的土地,他心里的感受,却是那么复杂,仿佛一切又回到了羡煞旁人的当年……

    他在这座残破的孤城里寻着她的踪影,但始终找不到,天上的雨纷纷落下…………

    他相信她一直在等他……

    孤城的老者告诉他,她一个人一直都在等一个将军到死那天都是……



       僧人又回到蒲团之上,静静地坐着,心灰意冷哀叹自己深陷命运却无力反抗,但经历一世,也看破红尘,只做无可奈何的叹息,闭上眼,继续敲打着木鱼。

  

    天上的雨仍然在纷纷落下,落在禅房外那块石板之上。……



未见君已十秋春,战火连绵归期问,

烟花易冷情意真,不忘誓言心愿等。 

故里已是草木生,孤城至今剩何人? 

牧童伴笛多过问,枯等永恒白发生。


  听,牧童笛声,闻,孤村野城。 

  感,烟花易冷,叹,人事易分。 

  等,泪不归人,待,轮回缘生。 

  永,盼为君筝,恒,故白发生。


──────────────────────♫─────────────────────


烟花易冷(伽蓝雨)

作词: 方文山

作曲: 周杰伦

编曲: 黄雨勋


繁华声 遁入空门 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 辗转一生 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 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 又一圈的 年轮

浮图塔 断了几层 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 一盏残灯 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 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 等你弹 一曲古筝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听青春 迎来笑声 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 温柔不肯 下笔都太狠

烟花易冷 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 我是否还 认真

千年后 累世情深 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 岂能不真 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 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 跟随我 浪迹一生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

雨纷纷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伽蓝寺听雨声盼 永恒



       一个“等”字贯穿一整首歌。“容我再 历史转身 酒香醇你弹一曲古筝”。这三“等” 犹如方文山在《青花瓷》里的三“”、《兰亭序》里的三“”一般如点睛之笔。


       这三个等字向世人倾诉着无奈何宿命的轮回,可以等待历史的反转,可以等待美酒的香醇,却永远等不来你弹的那一曲古筝。人生不过烟花,绽放过后是冰冷的无尽痛苦。我始终一个人,枯等,是一圈圈老树的年轮,是石板上回荡的呼唤,是树木爬上斑驳的城门。景色还是那样,人却早已不在。


来源:文艺青年之家 

原文:http://wenyizj.lingd.cc/article-6424800-1.html


评论
热度(7)
  1. yang文艺青年之家 转载了此文字
  2. 思凡文艺青年之家 转载了此文字
©思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