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凡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于是死蠢的初中三年过去了,唉,索性发到这儿呗

本来想着我会有很多感想,什么狗屁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什么祭奠我死去的青春。等到这一刻明明白白站在我面前时,我才突然发现,卧槽一点感想都没有是什么鬼啊!!!

记得中考考好后我们班班主任说,其实有些东西在等待过程中是最为美好的,真正获得了反而就不珍惜了。对这句话我点击三百个赞同,反也没人看见呗,哈哈哈。张爱玲不是也说过红玫瑰与白玫瑰,蚊子血与白饭粒吗?

有时想想人这种东西是有点犯贱的,得到了开始厌恶,得不到开始嫉妒。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孔夫子所说的女子与小人恐怕就是我这种智障兼傻逼的二货。

曾经野心勃勃的想做很多东西,想写自己的小说,想独自一个人去旅行,等等这种不切实际的文青梦。其实现在想来都没意思啊。这个世界庞大而又渺小,容不下浪漫和理想主义者的,我们终究会在抗拒中不断长大,长成自己讨厌的人。俗就俗吧,丑就丑吧。我可以俗的荡气回肠自然也可以丑的花见花开。

呔,不管鲜花多美,没了绿叶就只是植物生殖器官。

                                                                                            ————LXQ  2006年6月20

评论
©思凡 | Powered by LOFTER